2019年11月13日
首页   |   爆破安全
讲述爆破行业自己的故事之九
2012-05-09
更多

编者按:

我国工程爆破行业的发展历程是与国家经济建设的发展需要密不可分的。改革开放以来,我国经济进入腾飞阶段,各种基础设施的建设极大地促进了我国工程爆破行业的发展与提高。然而,每个行业在发展的过程中,有成功辉煌的一面,也有失败不为人知的一面。我们开辟《讲述爆破行业自己的故事》栏目,主要是讲述爆破从业者在实施爆破工作中应注意的一些事儿,希望您通过本专题能学到平时不被您注意到的东西。也欢迎您能讲述自己的故事(投稿信箱:bjcbsw@163.com)。

 

 

瞬间事故是非的判断

 

2001年6月,河南省新密县人民法院的张庭长找到中国工程爆破协会,说是当地乱石坡村采石场发生飞石伤人事故。1999年12月2日中午12点左右,两家采石场爆破,爆破时有飞石落在附近(250米)一住户家中,将放学回家刚踏进家门的女儿右腿砸断。事故发生后,经多次调解无效,双方坚持要求鉴定分清事故责任方。在此之前,新密县人民法院曾委托河南省烟火与爆破协会、公安部物证鉴定中心提出过两份鉴定材料,但两份鉴定材料鉴定的事故责任方洽洽相反。爆破事故是一种技术事故,事故分析的科学性很强,正确的结论一定要具有科学性。面对提出鉴定意见的两个单位都是具有相当地位的单位,似乎不好怀疑其正确性,但法院的判决只能是一个责任人,判定谁呢?张庭长犯难了,真是一出七品芝麻官难断的官司。这时,他到北京找到了中国工程爆破协会。中国工程爆破协会是国内爆破界的行业组织。为加强爆破行业管理、推动工程爆破技术进步、爆破作业的安全管理,中国工程爆破协会发挥了重要作用,被认为是国家政府有关部门和全国从事爆破的企事业单位的最高中介组织,它拥有一批全国著名的爆破专家。为了解决张庭长的难题,中国工程爆破协会委派了以周家汉副理事长为组长的专家小组赴河南事故现场进行调查。

专家组查勘了事故现场,通过对两家采石场的第一证人(风钻工、爆破工)的证言调查和分析,查明了两家采石场事故发生当日各自的爆破位置,爆破规模,爆破方式与爆破参数。双方当事人都确认一家采石场当天有钻浅孔破大块的爆破,还有钻深孔后经扩孔形成药壶的爆破;另一家只有浅孔装药破大块的爆破。砸伤小孩腿的是一重63斤的大石块,石头砸伤腿后,还在地面上砸出一个直径近20公分、深10公分的坑。在现场还能看到溅落在门庭墙壁上的血迹。

钻浅孔破大块的爆破,当地人又称“座炮”,装药量少,一般不超过1斤,药包埋置不深,药包爆炸只会将大石块爆破分成几块。如果孔口不堵塞,会有许多小块向四周飞散,不可能将63斤重的石块沿某一方向抛出250m远。

药壶爆破,当地被称为“大炮”,药壶是钻孔经多次扩壶形成药室,钻孔底部的抵抗线变小,沿抵抗线方向反射应力波又会造成许多新生裂缝,抵抗线方向的岩体阻力减小。一次装药60斤的集中药包爆破后,足以将抵抗线方向上的岩体破碎,并使破裂的石块具有较高的初速度抛出。

肇事石块重63斤,飞行距离约250m,落地后破碎成数块。被砸小孩的父亲一直保存着肇事石头的碎块。从回收的碎块中,周家汉教授发现了两块带有半个孔壁的岩块,一块约4cm×7cm,一块约8cm×13cm。他们应是药包爆炸后药壶颈部炮孔周围的岩体,这两块碎石表明是由于扩壶药包爆破造成的飞石,也成为扩壶药包爆破事故的物证。

周家汉教授领队的中国工程爆破协会专家组本着公正,公平的原则和实事求是,认真负责的科学态度对该事故作出的鉴定为法院判案提供了科学依据。事后周家汉教授对张庭长说:“真不想和你说再见,和你再见的时候一定是有案要判。因为我不愿看到爆破事故的发生,不愿意参与为爆破事故打官司的事。但我又要记住你的话,不客观的分析事故真像,误判了案,那将冤枉好人。为了正义、主持公道,只要有需要,我们说再见”。

通过以上事实的描述,不难看出爆破事故分析的科学性很强,要本着实事求是,公平、公正地的客观分析,不能随意主观判断,更不允许偏袒徇私情者,不然就会冤枉无辜者。

  

整理于《群星耀峡江历代明人志士在宜昌》。

摘至中国爆破网www.cbsw.cn

ƭ�Ӿٱ� ƭ������ QQˮ�ˢ��Ʊ lolˢ��� �ų� �ų���ô��